扫扫进入手机版
在线咨询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负责人:舆情客服
手机:18852095325(微信号)
QQ号:3470150351
邮箱:sales@kuaiye.com.cn
电话:025-66038090
主页 > 代理加盟 > 行业前景 > 行业前景
 最有发展前景的大数据行业

  打开软件界面,设定“城管、公安、拆迁、市长名字、城市名字”等关键词,通过特定的“舆情监测设备”,即开始了对涉及本地相关敏感领域信息的24小时监测。

社会化媒体的兴起,正在改变传统的信息传播机制。一条负面信息从出现到形成舆论热点的周期,从原来的24小时缩短到现在的4小时。如果不能在这4小时内做出解释、反馈、制定应对策略,就可能出现舆论一边倒的局面,甚至可能面临铺天盖地的责问。“这对政府机构以及企业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,传统的信息采集方式很难做到在黄金4小时内做出反应,必须借助新的技术手段。”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说。

这种新的需求催生一个新的领域:舆情监测业。承担维稳重任的地方政府也因此成为该项服务的强劲需求方。从目前从事该行业公司宣传的客户名单中可以看到,其所服务的机构,已涵盖了国家部委、省、市、县等各级政府。

石家庄市委办公厅日前通过招标形式完成了舆情监测系统建设,办公厅信息化处处长朱晓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已经运行,很方便。”

谁在用

“浏览一条信息只要两三分钟,一天浏览100条呢?”安徽北部某市宣传部网管办工作人员胡一飞(化名)说,他的工作看似简单——每天到网上浏览信息,然后把一些可能涉及本地的敏感信息登记、归档、做成简报、提交给领导。

不过,在胡一飞看来,要真正做好,并不轻松。目前虽然在机构设置上有专门的网管办,但只有他一个兼职网络监管员。胡一飞本职工作是政府外宣办工作人员。他觉得兼职做这项工作,压力不小。“一旦漏掉了重大负面信息,就是工作失职,挨领导批不说,还容易让后期处理工作陷入被动。”

胡一飞说,目前他正在向部里的领导申请采购一台监测设备。

朱晓军认为,即便人手增加到10人,也不能应付目前的信息传播速度。朱晓军所在的信息化处原先也依靠人工搜索监测网络信息。今年4月采购了河北一家电子科技公司提供的“舆情监测系统”后,才从人工搜索的状态中解放出来。

作为国内较早开发舆情监测系统的企业,方正公司舆情产品负责人李崇纲认为,正是政府的采购需求激活了这一市场。2005年,他们在与一些地方党委宣传部门接触的过程中,聊到了关于舆情监测的问题,公司开始投入开发这方面的产品。很快,第一代“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”正式上市。

当时,网络声音虽然有了一定影响力,但还是有限。网络参与、影响并形成舆论热点的事件还只是个案。

李崇纲认为,2008年是这一行业的分水岭。随着博客的兴盛,草根阶层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,由网络参与主导的舆论热点开始增多,政府对舆情监测的需求开始暴涨。从去年底以来,通过公开招标采购“网络舆情监测系统”的地方政府机构即有,河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、石家庄市委办公厅、北京市宣武区信息中心、河南三门峡市委宣传部、辽宁铁岭市委宣传部、长沙市芙蓉区信息中心、湖北省咸丰县委宣传部等单位。

监测什么

目前挂在网上的一款免费舆情监控软件中,默认的关键词即为城管、公安、拆迁、市长名字、城市名字……排在首位的依然是发生热点事件较多的行业。

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分析师李昂介绍,针对不同需求的客户,会开发出几套特定的监测系统。一些监测信息量较少的基层党政机关,一般在设定关键词后,舆情信息的监测、管理和统计,都是由系统自动完成,不需要任何的人工干预。

而在为组织人事、纪检监察等部门设计的监测系统中,除自动监测外,还要对舆情信息进行精确分类,设置舆情预警级别,并对舆情信息进行正面、负面和中性的判定。

李崇纲认为,舆情监测并不等于负面消息。在一些新闻、论坛中反映的问题在第一时间发现、处理,变堵为疏,正在成为舆情监控的重要内容。比如食品安全的新闻,已经从单纯的希望去掉负面信息变成了把互联网当作一个信息源,发现问题的时候,先去核实网民说的是否存在,再责成相关部门去处理。

一些省级领导对舆情监测的要求,甚至会将兄弟省份的省长、副省长动态也纳入监测范围,“主要是关注经济建设,比如最近哪个省长又会见了哪些大的客商。世界500强的最新动向。”据提供此项服务的软件商透露,目前已有两个省级部门为当地的省级领导提供了此项服务。

蛋糕有多大

作为较早进入舆情监测领域的软件公司,快页软件负责人认为,新进入者的增多,意味着整个产业的蛋糕会做得更大。

不过,我们并不认可“舆情监控”的说法,“舆情监测”的提法也不妥当。在其看来,表达为“舆情业”更为合适。称为监控业,公众的抵触心理比较强,而从技术的角度看,并没有控制的功能。从产业链上看,整个行业由监测、分析、应对处理多个环节构成,称为“舆情业”更好。

目前的进入者大致可以分为四种类型:第一类是像方正电子、快页软件一样靠技术起家的软件公司;第二类是咨询、公关公司;第三类是行业机构牵头为行业内单位提供增值服务;第四类是依托传统媒体延伸出的增值服务,目前规模影响较大的是依托人民网成立的人民网舆情监测室。

随着市场参与者的增多,这个市场的消费者也正在变得更为成熟。这位负责人说,以前客户打来电话询问,还得做很多基本功能的介绍,现在有的客户打电话过来直接就问,“这个项目你们来做,需要多少投入、多长时间能完成?”这位负责人觉得经过市场的教育,客户对这个行业和产业已经有了最基本的了解,打起交道来也更容易。

根据多年的销售经验,这位负责人认为,虽然目前宣传部门公开的采购量比较大,但并不是一个最大的消费市场。另一业内人士则透露,与宣传部门的采购量相比,公安局、工商局等部门购买量要多好几倍。

这位负责人总结说,一般没有在舆情事件中吃过亏的客户,就不太重视。如果发生过伤筋动骨的事件,就比较积极主动。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是,在当年的山西黑砖窑事件中,采取特事特办,在几天内就买回了“舆情监测设备”开始监测。

对于舆情监测的市场规模,目前是众说纷纭。我们保守预测是,至少有几个亿的市场,而且市场容量在不断地增长;业内人士则认为,如果从软件业的角度看,应该不会超过10个亿,但如果从舆情业的角度看,说市场规模达到100亿,并不过分。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快页及授权代理商 版权所有苏ICP备15016745号

(每天:8:00-24:00)

购买咨询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24小时热线18852095325

舆情录免费注册